世聯行旗下紅璞公寓被指武漢“封城”期間強制收租

春天里的武漢正重新煥發活力,但武漢紅璞公寓的部分承租人卻高興不起來。

春天里的武漢正重新煥發活力,但武漢紅璞公寓的部分承租人卻高興不起來。

4月,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得到武漢紅璞公寓部分承租人的爆料,稱武漢紅璞存在因新冠肺炎疫情導致武漢“封城”期間,要求離漢承租人繼續按時支付“封城”期間租金,以及退租不退押金、退押金就要交齊“封城”期間租金等情況。據此,記者展開調查。

通過企查查查詢,武漢紅璞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紅璞”)系深圳紅璞科技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璞科技”)全資子公司,A股上市的深圳世聯行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世聯行”)為紅璞科技的控股股東。

被曝“封城”期間強收租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武漢自今年1月23日10時起實施“封城”,直至4月8日零時“解封”。

3月31日,小芳(化名)又收到武漢紅璞的催繳房屋租金短信。在武漢“封城”期間的每個月底,“押一付一”的小芳都會收到武漢紅璞好幾次催交房租的短信,內容涉及“延期支付一天就有違約金產生,超過5天未交租,還會凍結房屋電子鎖的密碼”等。(見圖1)

實際上,早在2月份,就有武漢紅璞離漢承租人認為公司催租做法不合理,并通過其它渠道進行過投訴。記者了解到,一與朋友合租在武漢紅璞公寓(光谷旗艦店)的某離漢承租人2月份曾投訴,武漢由于新冠肺炎病毒已經處于“封城”階段,每兩個月交一次房租,2月份房租早都交了;2020年2月25號又讓交3、4月份房租,可是當時根本無法回武漢,實屬不合理。(見圖2)

還有,記者了解到部分武漢紅璞離漢承租人由于當時無法知道武漢“封城”解封時間,而自身租期已近結束,向武漢紅璞提出無責解除合同,卻遭到拒絕。某離漢承租人3月初通過微信與武漢紅璞方面溝通,表示當時無法知道武漢解封時間,其合同是5月14日到期,所以沒有續交房租,同時認為武漢因疫情“封城”屬于合同里寫明的政府不可抗力因素,提出無責解除合同,退還押金以及1月23日至解封期間的已交租金。

但武漢紅璞相關人員給該承租人的回復是:“這樣做屬于違約不能退押金,這是公司規定。要么補齊三個月房租8498元及滯納金,則退還押金;要么押金2800元及無法入住期間的租金就別想要了?!?見圖3)

2月15日,新華社官方微博新華視點發布《這些疫情期間遇到的心事,看法律怎么解答!》其中第四個為:“受疫情影響,租的房子無法使用,能要求減免房租嗎?”

解答為:“民法總則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對承租房屋用于個人或家庭居住的,承租人因疫情被隔離或被行政機關嚴格管制無法回到承租房屋的,如要求繼續履行雙方租賃合同的,可向出租人協商,按照公平原則,減免承租人部分租金,確定從疫情開始至今已發生的租金,并對可預計期間內的租金標準及租金支付時間進行協商。如承租人要求解除合同的,應及時向出租人發出解除通知,并將解除事由的依據向出租人說明并提供相應佐證?!?見圖4)

此外,2月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鐵偉曾表示,我國發生新冠肺炎疫情,為了保護公眾健康,政府采取了相應疫情防控措施。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根據合同法的相關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武漢紅璞方面的言行令感到不滿的部分承租人此前已通過一些渠道進行過投訴,但據承租人透露,沒有實質性的回復和解決。為此,一些承租人還決定抱團取暖,3月份建立了群,準備向武漢紅璞維護自身權益。

小芳與上述提出無責退租的承租人都在這個群里,這些抱團取暖的承租人多數住在武漢紅璞光谷旗艦店,基本簽了一年的合同,租金各不一樣,有的合租月租金1000多,有的組一套月租金4000多,大部分是“押一付一”或“押一付二”。

他們向記者透露,租房合同中第六條明確寫有因政府不可抗力無責解約的條款,但武漢紅璞依然不認?!胺獬恰逼陂g部分承租人申請無責退租,被公寓負責人以“不退押金”、“房間內存放個人物品”等為由,強制繼續繳納租金。(見圖5)

小芳稱面對武漢紅璞,包括她本人在內的承租人一直處于劣勢,“大家即使幾個月沒住里面,也一直被迫繳納租金?!?/p>

據維權的承租人介紹,武漢紅璞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舉措上,二月底曾發放過儲值卡,可以抵半個月租金。3月份時,武漢紅璞公寓方面向公司表示會根據疫情情況,商議相應政策,讓大家先等等,結果快五月了,也沒有任何針對政策。(見圖6-1、圖6-2)


世聯行稱有四舉措遭承租人否認

4月下旬,就武漢紅璞承租人所說情況是否屬實、是否存在外地承租人因疫情期間租金問題進行維權、武漢紅璞將如何妥善解決等問題,大眾證券報電話致電世聯行并發去新聞采訪函。

隨后,一位自述是世聯行公關品牌部的陳姓女士聯系大眾證券報記者時并未直接回答上述問題,但表示公司在此次疫情期間有舉措,同時稱公司會發送對新聞采訪函的回復。

4月26日,大眾證券報記者收到世聯行發來的回復郵件,稱武漢紅璞公寓在疫情期間有四大舉措:一是減免2月份半個月的租金。武漢紅璞在2月底、3月初時為體諒承租人,減免了承租人2月份半個月的租金與服務費,通過優惠券形式發放到承租人賬戶,承租人可使用優惠券交租金,2020年12月底前可以使用。

二是減免2、3月份欠費的滯納金。因世聯紅璞的系統已實現自動化管理,系統會時時提醒未交租的承租人已欠費,但整個疫情期間,2月、3月份整整兩個月免除了所有承租人的滯納金。

三是提供免費打包行李等服務。給予承租人充分寬松時間辦理退租,由于部分承租人不再返回武漢,受承租人委托將行李打包寄送給他們。行李留在房間內而人又無法返回的,仍保留房間未做清理和再次出租,也未收取任何費用。

四是疫情期間為特殊情況的承租人辦理免責退租。雖然提前違約退租,按照原合同確實不退押金,但仍給退租的客戶免除半個月租金和服務費,減免了滯納金。

對于四個舉措,世聯行回復郵件中還給出了承租人與公寓方面辦理或感謝的相關微信截圖。

至于不可抗力因素,除了援引來自浙江疫情期間關于網約車、網約房的合同糾紛法律調解結果新聞,世聯行在回復郵件中表示,雖然疫情屬于不可抗因素,但不可抗因素要分具體情況分析,因為疫情影響的不僅是承租人,對武漢紅璞的影響也是巨大的。世聯紅璞作為承租方、出租方、運營方在疫情期間仍正常交租、運營、還貸、支付各種費用成本等,盡最大努力履行對業主、承租人、銀行及員工等的合同。盡管如此,武漢紅璞仍采取種種措施與優惠條款,從承租人角度出發,盡力減輕承租人負擔。

此外,世聯行稱,疫情對合同的影響只是2個多月,但合同是長期的,4月8日武漢復工,合同仍可繼續履行。并表示,有許多承租人在2-4月期間租期正常到期,待復工后仍與武漢紅璞續租,對日常管理和疫情期間堅持的消毒、治安管理等工作感覺放心和認可。

不過,大眾證券報向前述承租人求證世聯行上述舉措時,他們表示,“免滯納金和退租免費打包,我們一直沒有聽說過?!?,何況之前已有承租人在溝通時,武漢紅璞工作人員聲稱屋內有個人物品要承租人自己搬走(見圖5)。

記者了解到,這些抱團取暖的承租人多是學生或者剛畢業一兩年的年輕人,在身處異鄉學習、打拼的他們看來,押金也并非小數目。實際上,他們透露當初選擇租住武漢紅璞,除了房子條件還不錯外,租金價格不高也是重要考量因素。

無奈的現實之下,他們幾乎最終還是選擇繼續準時交租金和返漢后租住在紅璞。只是,在他們心里,1-4月武漢“封城”期間,對于武漢紅璞所作所為和交進去的租金,“真的感到憤憤不平!大家一直沒有找到解決方法,被迫忍氣吞聲?!?/p>

在他們看來,由于已經交納了租金,即便現在退租退了押金,但已交的租金也損失了,并不劃算。因此,他們希望武漢紅璞方面,能夠退一個月“封城”期間的租金,或者免后面一個月的租金。

或存區別對待和言行不一

值得注意的是,世聯行雖然聲稱武漢“封城”期間退租不退押金,但記者發現武漢紅璞在實際操作中可能存在區別對待和言行不一致的情況。

世聯行發來的回復電郵中,記者注意到,有承租人與武漢紅璞方面溝通并致謝的微信截圖顯示,武漢紅璞工作人員稱,由于承租人情況特殊,考慮到承租人一天未住,加上武漢“封城”來不了,跟公司申請后同意退還押金及租期內所交租金(見圖7-1、圖7-2)。

還有,4月初,有“封城”期間離漢的承租人表示房間2月份到期,之前跟(武漢紅璞公寓)管家溝通后,對方要他4月10日前把東西清理出去后可退押金,后來又稱讓其4月6號前搬走可退押金(見圖8)。

而且,還有承租人表示曾打過市長熱線,當時武漢紅璞方面稱退押金等。不過,市長熱線顯示已解決后,卻直接說是抵扣之前優惠的價格。最終,房租和押金扣完之后只退了300元(見圖9-1、圖9-2)。

對于世聯行未直接回復的承租人維權、疫情期間四舉措遭否認等問題,武漢紅璞可能存在區別對待和言行不一致,以及武漢“封城”期間因不可抗力上述承租人提出的減免租金或退押金合理性,還有相關承租人提出的訴求,大眾證券報將繼續關注。 記者 爾東

備注:出于保護個人隱私,截圖中涉及個人信息處均模糊處理

一定牛彩票app安卓版下载 网上炒股平台 股票开盘及收盘时间 基金资产配置 股票市场价格趋势 十大炒股软件 股票挣了谁的钱 为什么银行股票今天 上市公司股利政策分 股票初学者入门知识 短线股票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