佰仁醫療核心技術人員拿5.54萬元年薪后辭職

研發人員數“成謎” 平均薪酬難配“高新定位”

去年12月9日上市的佰仁醫療(688198),日前交出了上市首年“成績單”,2019年營收同比增長32%,凈利潤增長88%,然而業績飄紅的背后,佰仁醫療卻暴露出研發人員薪酬水平異常,研發人員數量“成謎”,一名核心技術人員2019年年薪甚至不及前一年北京職工平均薪酬水平的60%等諸多問題。這不禁讓人擔憂,作為一家科創板上市、自詡為高科技的公司,佰仁醫療依靠這樣的薪酬體系如何能夠留住優秀人才,激勵研發人員創新?

普通研發人員人均年薪:

不及北京職工前一年平均水平

作為一家剛在科創板上市不久的企業,佰仁醫療在上市后的首份年報中強調公司是國內技術領先、專注于動物源性植介入醫療器械研發與生產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擁有原創性的動物組織工程和化學改性處理技術,公司人工生物心臟瓣膜(牛心包瓣、豬主動脈瓣)等6項產品,填補了國內空白。

然而看起來“高新、科技感”十足的佰仁醫療,卻在年報中暴露出公司普通研發人員薪酬水平明顯偏低,難以匹配其高新定位,且研發人員人均薪酬連年下降等諸多問題。

佰仁醫療2019年年報顯示,2019年公司33位研發人員薪酬合計491.6萬元,平均年薪14.9萬元。根據公司此前披露的2019年8月版招股說明書——2018年,公司研發人員,薪酬及福利待遇為477.28萬元,平均年薪為17.05萬元,而2017年研發人員的平均年薪為20.66萬元。該薪酬不僅低于同行業研發人員的平均薪酬,而且2018年、2019年,佰仁醫療研發人員的平均年薪還分別同比下降了5.28%、17.48%。

仔細分析佰仁醫療研發人員的構成及薪酬情況,可以發現,佰仁醫療33位研發人員中,有11位被劃入核心技術人員之列,根據年報,佰仁醫療11位核心技術人員2019年的薪酬合計已達315.65萬元,這意味著剔除核心技術人員,公司其余22位普通研發人員2019年的薪酬合計僅175.95萬元,人均年薪不足8萬元。

佰仁醫療公司所在地為北京,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的普通職工平均工資收入都遠高于該水平——北京人力社保局于2019年5月20日公布了2018年當地平均工資標準:2018年,北京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14.58萬元,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7.69萬元,全口徑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平均工資為9.53萬元。

這意味著,佰仁醫療普通研發人員2019年的平均年薪不但只相當于北京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前一年人均工資的55%,甚至比北京普通職工前一年的人均年薪還低16%,僅略多于2018年北京城鎮私營單位職工平均工資。

佰仁醫療曾在2019年8月版招股書中強調,動物源性植介入醫療器械屬于多學科交叉的技術密集型領域,企業能否吸引和培養優秀的技術人才并維持核心技術團隊的穩定對公司的持續創新和穩定經營至關重要。若公司薪酬體制不能有效激勵,或不能有效增強技術人員歸屬感,公司未來面臨技術人才流失的風險。

行業競爭態勢加劇的情況下,佰仁醫療不但連年“縮減”研發人員平均薪酬,普通研發人員平均年薪更是不高,如何穩定公司“人才隊伍”,激勵研發人員煥發創新熱情和保持企業的領先地位,可能是佰仁醫療需要直面的問題。

“低薪”核心技術人員:

拿5.54萬元稅前年薪后辭職

佰仁醫療不但對普通研發人員“摳門”、連年降低其平均薪酬,公司給予一名核心技術人員的薪酬更是低得讓人震驚——公司的研發工程師雷昊2019年年薪僅5.54萬元,而且這還是稅前收入,如果扣除各種費用之后,恐怕到手更少。而且,雷昊拿的5.54萬元,比2018年北京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7.69萬元低接近30%。

雷昊并非職場新丁,根據公司2019年8月版招股書,雷昊2015年1月開始一直在佰仁醫療任職,作為公司研發中心研發工程師,他承擔公司所有產品的檢測任務,協調產品研發和國家政策法規的符合性,為開展臨床試驗搜集數據,保障和協調與檢測中心開展課題合作和技術研討,反饋檢測趨勢的變化,關注相關政府職能部門對公司產品的意見和建議。進入佰仁醫療前,IPO招股書顯示雷昊在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公司擔任檢測專員2年多。

雖然被公司認定為核心技術人員,雷昊除了未在公司擁有過股份,而且薪酬始終低于公司普通研發人員的平均水平,其2018年的年薪為7.55萬元,不僅是公司11位“核心技術人員”中薪酬最低的,也僅為該年度公司研發人員平均17.05萬元年薪的四成而已。

也就是說,佰仁醫療的核心技術人員雷昊,在公司上市前年薪已經不高,上市后不僅未見增長,反而從7.55萬元降薪至5.54萬元,同比下跌近27%。

根據佰仁醫療2019年年報,2019年公司11位核心技術人員合計薪酬為315.65萬元,那么,除去雷昊后其余10名核心技術人員的平均年薪達31.01萬元,這意味著雷昊2019年的薪酬僅為其他核心技術人員平均薪酬的18%,公司研發人員平均薪酬的37%,甚至還不足原本已偏低的公司普通研發人員平均薪酬的七成。雷昊平均每月僅為4617元的稅前月薪,甚至連“扣稅”的資格都沒有,這不禁讓人感嘆這算是哪門子的“核心技術人員”?

2020年1月17日,佰仁醫療發布公告稱,核心技術人員雷昊因個人原因申請辭職。公司表示與雷昊簽署了《保密協議》,對其接觸或知悉的公司商業和技術秘密保護做出了明確約定,雷昊亦未直接或間接持有公司股份,未發現雷昊離職后前往競爭對手處工作的情形,雷昊的離職不會對公司現有研發項目的進展產生影響。

研發人員數量成謎:

公告和招股書數據“打架”

有意思的是,在佰仁醫療披露的雷昊辭職的這份公告中,公司為解釋公司的技術人員穩定,雷昊離積不會對公司技術優勢及核心競爭力產生實質性影響時,特意在公告中對公司研發團隊及核心技術人員的數量進行了披露。

該公告顯示:佰仁醫療2017 年年末、2018 年年末及該公告發出日,公司研發人員數量為27人、27人及33人,占員工總人數的比例分別為17.5%、17.3%及18.6%;同期,公司核心技術人員數量為11人、11人及10 人,人員穩定。(見圖一)



然而這看似幾乎沒有波動、穩定的研發人員數量卻和佰仁醫療2019年4月版招股書中披露的2017年、2018年公司研發人員的數量表述不一致,兩者數據 “打架”——2019年4月版招股書中,佰仁醫療曾披露公司2018年研發人員為28人,占員工總數的比例為17.95%,比公告披露的該年度研發人員多出了一名,在員工總數的人員占比也多了0.63%。(見圖二)



而且為說明公司2017年、2018年研發費用變動較大的原因時,佰仁醫療曾在該版招股說明書中做出如下解釋:“2017年度、2018 年度,公司研發費用——職工薪酬及福利較上年分別變動8.80%、-14.44%。 2017年度,職工薪酬及福利增長主要系“介入瓣中瓣及輸送系統”、“新型二尖瓣成形環”、“心外房顫治療系統”進入項目試制階段,研發人員數量增加所致。2018年度職工薪酬及福利較2017年度有所下降主要系研發部門三名員工離職所致。(見圖三)



佰仁醫療今年1月17日披露的公告卻顯示,公司2017年和2018年研發人員的人數并無任何增減波動,公司這兩年研發人員的人數皆為27人,和招股說明書此前的披露前后矛盾。

2019年4月版招股說明書和公司公告,為何出現不一樣的研發人員數量?關于公司研發人員薪酬波動的解釋為何“驢唇不對馬嘴”,這讓佰仁醫療研發人員的真實數量“撲朔迷離”,也難免讓人質疑:究竟是佰仁醫療公告披露的數據有誤?還是其在招股說明書中就“虛報”了公司研發人員數量和對公司研發人員薪酬波動的真實原因進行了隱瞞?

就上述問題,大眾證券報明鏡財經工作室記者致函并致電佰仁醫療,截至記者發稿未收到回復。

記者 尹玨


編輯:newshoo
一定牛彩票app安卓版下载 十一选五前三组复式 急速赛车 安卓 黑龙江6十1开奖号码 股票开户网上开户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N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恒捷配资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